文献导读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文献导读

抗骨质疏松药物的使用:不足、过量、还是刚刚好?挪威HUNT研究

来源:CSOBMR 发布日期:2018-11-22 11:00:54浏览:49次

抗骨质疏松药物的使用:不足、过量、还是刚刚好?挪威HUNT研究

Anti-osteoporosis drug use: too little, too much, orjust right? The HUNT study, Norway.


Osteoporos Int. 2018 May 17. doi: 10.1007/s00198-018-4560-3.


抗骨质疏松药物(AODs)的干预会降低椎体和非椎体骨折的相对风险达40—80%和20—60%,尽管挪威是世界上骨质疏松骨折发生率最高的国家,但与其他欧洲国家相比,AODs的处方相对较低。本研究根据2006-2008年进行的Nord-Trøndelag Health Study(Hunt3)研究数据库以及挪威处方数据库,对50-85岁的挪威人群抗骨质疏松药物(anti-osteoporoticdrugs, AODs)的使用情况进行调查,使用骨折风险预测工具(FRAX)进行评分预测骨折风险。调查包括双膦酸盐、雷洛昔芬、特丽帕肽等抗骨质疏松药物(AODs)的使用频率,并明确使用AODs的预测因素。

调查对象共包括15075名女性和13386名男性,年龄在50岁至85岁之间。其中4538名女性和2322名男性的亚组人群测量了股骨颈骨密度(BMD)。高骨折风险定义为FRAX评分的主要骨质疏松骨折概率(MOF)≥20%;在测量了BMD的亚组中,高骨折风险定义为FRAXMOF20%T值≤-2.5。使用Cox比例风险模型评估HUNT3研究之后2年内使用AODs的预测因子的危险比(HRs)。

FRAXMOF20%的人群中,25%的女性和17%的男性接受了AODs治疗,在FRAXMOF20%的人群中,3%的女性和1%的男性接受了治疗。在测量了BMD的亚组中,有高骨折风险的24%的女性和16%的男性接受了治疗,未达到高骨折风险接受治疗的男性和女性分别为3%1%。在女性中,高龄是抗骨松治疗的最强预测变量(HR3.8495%置信区间2.815.24),其次是糖皮质激素的使用(HR 2.681.84-3.89)。在男性中,最强预测变量是糖皮质激素的使用(HR 5.282.70—10.35),其次是共患疾病(HR3.1695%置信区间1.317.63)。在测量了BMD的亚组中,T值≤-2.5是最强的使用AODs的预测变量(HR:女性3.982.675.89;男性13.316.1728.74)。

该研究数据表明,尽管根据指南,有高骨折风险和合并症的个体应给予AODs治疗,但不论T值≤-2.5还是FRAXMOF20%的高骨折风险人群中,AODs的使用仍然不足。2006-2016期间,AODsNord-Trøndelag的总体使用情况一直比较稳定,表明治疗不足持续存在。在没有用药指征的个体中使用AODs治疗,即过度治疗,几乎是不存在的。本研究提示在高危骨折风险的人群中抗骨质疏松药物(AODs)使用不足。


作者:Hoff M, Skurtveit S, Meyer HE, Langhammer A, Søgaard AJ, Syversen U, Skovlund E, Abrahamsen B, Forsmo S, Schei B.

摘译: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内分泌代谢科 李玉姝

新闻列表
更多>>